《法制晚报》(晚线报业集团实习医师徐坤耀)身着橙色反光肩膀,头上戴着灯,一只手拿着一个黑色垃圾袋,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自制的长夹子。F北京南站收烟,乘客投上压载物。头、袋等垃圾。
    
     虽然在乘客眼中,只能看到乘客明亮而优雅的姿态,不能看到火车下面一条干净的路,但想到春节帮忙,余师父的心是温暖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别把我当成清洁工来清理高速铁路的镇流器。北京至上海高速铁路的所有站台都在我的控制之下。我有很多力量!于师傅笑着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北京南站是北京最早的高速铁路车站。铁路清洗一直是铁路养护工作的重点和难点,现年48岁的于春宝在北京南站工作了五年。
    
     记者注意到,于春宝厚厚的防风棉衣使他看起来与候车大厅的清洁工完全不同。
    
     月台上很冷,你真的感觉不到,两天前当风回到家时,两条腿几乎没有感觉。宇师傅摸着厚厚的棉衣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马上就要上班了。我会穿上反光背心,穿上前灯。我们很快就会在站台上工作。我们得穿上反光安全背心,然后从平台上捡起垃圾。这盏灯会做得很好。余师傅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今天早上大约0点,南京南到北京南的高速铁路列车抛下最后一位乘客,开往车库。于师傅正准备清理压载物上的垃圾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种清洗非常困难。因为高速列车运行非常快,高速铁路清洁工不能堵住耳朵,不能戴帽子遮住视线,以便能够及时找到安全防护人员签发的密码,否则可能会有危险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果清洁工在道碴中发现垃圾,无论大小如何,都必须把它捡干净。因为垃圾不仅影响站台的美观,而且关系到高速铁路列车的安全。一般来说,小的烟头或包装盒不会出现大的问题。F积累时,易影响镇流器阻尼,威胁列车运行安全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们特别害怕大雪和大雪。我们不怕冷。我们担心行车安全。于师父说,2011年春节期间,北方出现大面积积雪,轨道两侧积雪融化,形成了5厘米厚的冰。随后,于师傅和随行人员用小铲子将轨道两侧的冰铲掉。S和锤子确保第二天早班车正常和安全地离开。
    
     凌晨1点半,随着客运调度室工作人员通过对讲机传来的桃心保安声,清洁工可以下车的指令传来,余师傅和同事们戴上大灯,进入镇流器,沿着轨道弯下腰捡垃圾。
    
     由于清晨没有火车离开北京南站,站台上的所有灯都熄灭了,所以大灯非常重要。
    
     记者跟随于师父沿着铁轨往前走,发现垃圾主要是烟头、袋子等物品。由于铁轨下部有凹槽,乘客从站台上摔下来后,一些烟头被扔到凹槽里。余师傅不能用自己的长夹子夹住烟头,只能蹲下来用手捡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Yu Master说,虽然用手套摘香烟头没有坏处,但是塑料手套太贵了,平均一周内就要更换。
    
     跟随于师父走上400米的高速铁路后,月台上的风吹穿了他登山的棉衣。他的脚冻僵了,于师傅不得不清理至少两个400米长的高速铁路镇流器。
    
     打扫完自己的区域后,于师父走到南站一楼通风室的休息室。
    
     有从小屋的屋顶低沉的轰鸣声,伴随着火车车轮滚动到轨道上的振动。我过去习惯它。没有声音我睡不着。余师傅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因为他刚刚努力工作,余师父想小睡一会儿。他把两把椅子面对面,靠在一把椅子上,把脚放在另一把椅子上。房间里没有空间,所以我们可以这样做。如果你像这样睡觉,你就会醒来。余师父说。不到五分钟,余开始打瞌睡。
    
     此时,许多已经完成工作的工人开始陆续回到休息室。当他们看到于师父闭上眼睛开始打盹时,他们都放松了脚步。
    
    

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kmbjie.cn/bjxw/330.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,尊重作者版权,谢谢!!!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