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是王伟冲第八次在船上庆祝新年。他是上海水环境清洁服务公司龙水路清洁组的组长。作为石鸡明11号净水船总工程师,负责黄浦江从鳝鱼码头到徐浦大桥的清洗工作。彭丽明,上海水环境清洁服务公司龙水路工程部经理,自1985年以来,每年春节都在河里。晚上在路上过夜,晚上在船上睡觉。
    
     像道路清洁工一样,河流清洁工在假期必须每天值班,尤其是在春节期间。家庭成员也习惯了他们的工作和休息的节奏——团圆晚餐或提前或推迟。
    
     元旦和阴历年的第二天,天气好,风不大。昨天早上8点,王伟冲和彭丽明穿上救生衣启航。王伟,有船员证,掌舵启航。拥有船员许可证的彭丽明站起来看着船头。大多数时候,彭丽明戴着橡胶手套,手里拿着渔网,配合格栅式固液分离器打捞散乱、笨重、机械上不可能的垃圾。
    
     黄浦江平静而干净。航海没有多少收获。鳗鱼鲤鱼码头每天4.2公里的龙华港有两次清洁旅行。有饮料瓶,酒瓶,泡沫板,碎树枝,旧衣服,稻草等。王伟崇说,有风吹,有的漂浮在上游,不小心掉落,但也有岸边或船抛出。他叹道:买一个矿泉水瓶的成本更高。他用水比买一瓶水。
    
     每年十月中旬到一月中旬,黄浦江上游都会有风信子漂浮,这是河水清洁工一年中最忙的时候。河流的一部分被绿色毯子覆盖,堆满了其他垃圾。我们几乎没有休息,一直在钓鱼。王伟崇说。
    
     河道清洁工几乎每天都要考虑的另一件事情是穿上西服,在海滩上和岸上捡垃圾。许多海滩上的泥浆很深,很难在上面行走,比在陆地上或水里行走,但是垃圾必须在低潮时捡起。在夏天,甚至连联合国都不能。皮衣可以湿润;冬天,寒冷,刺骨的寒冷;关键是鞋底太薄,一层橡胶上容易被硬水下的东西,我被玻璃穿脚,到医院打断痛风针;同事的腿被电线割伤了,有的腿和脚浸在水中。沙滩上满是岩石,或上下颠簸,而且太疼了。王伟冲一口气说了很多话,然后笑了,他只能自己小心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陆家嘴滨江大道的水域里,当潮水一个月二十四天左右不涨时,游客可以看到十多个河边清洁工穿着内衣、手套、提着编织袋、在海滩上捡垃圾。他们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。用泥巴和水走路是很困难的。通常,每天都会有十几袋各种各样的垃圾,更多的节日。
    
     陆家嘴河边水域曾被戏称为天然垃圾堆,河道弯曲,水流减缓,淤积了很多淤泥,当潮水退去时,漂浮的垃圾特别容易堆积。漂浮垃圾在可见范围内不能超过半平方米,每位水公司清洁工都曾在海滩上收集垃圾,只要潮汐条件允许,他们必须每天做。
    
     最近上班时,王伟冲很小心,试图控制活动范围,因为他腰上系了一条腰带。去年年底,王伟冲挥动腰部打捞河中的浮木。他跑了两次医院,现在戴了腰部支撑。
    
     彭丽明说,黄浦江的60多名同事打扫,每人都有腰部受伤,在他们年老时就出现了,这是行业的职业病,不得不睡在硬床上。近年来,虽然机械化已实施,但许多零星的垃圾仍在堆放。我需要人工打捞。
    
     到今年年底,沿黄浦江的45公里海岸线将向公众开放。从杨浦大桥,人们可以继续步行到溆浦大桥。这是水面清洗的一大挑战。
    
     它们都是对特殊景观水域的清洁要求。王伟冲说,原有清洁门问责制提倡河边单位清洁自己的前水。现在,河边的水、海滩和岸坡已经变成了公共区域。有些地区组织力量清新,但王伟冲顺便打扫。现在他只希望人行道建成后浮桥的设计能得到优化,因为一旦垃圾被冲入浮桥下的涵洞,就很难排出。潮水退去时,岸上的行人俯瞰着垃圾。
    
    

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kmbjie.cn/bjxw/338.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,尊重作者版权,谢谢!!!

相关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