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早餐后,来安县水口镇清水村的村民邓世清拿起房间,用两个垃圾箱把垃圾扔到门口,一个灰的,一个绿的。清洁工说垃圾应该扔掉,比如会腐烂的蔬菜叶子和果皮。应该把不会腐烂的酒瓶和塑料袋扔进不可回收的桶里。虽然开始时经常感到困惑,但邓笑着说她现在已经成了习惯。
    
     垃圾的分类与处理,在我国大部分大中城市尚未取得成功,目前在我省莱安县,已经完全覆盖了所有自然村。
    
     董子林,石官镇西武村的村民,已经过了华甲的年龄,他深切地谈到了农村环境改善前后的变化。他说他小时候可以在河里捕虾,但是近十年来,村民们一直在扔芦苇。无论他们在哪里。就连他家附近的池塘也成了村民们扔掉垃圾的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  垃圾被风吹走,污水被蒸发。晴天是灰色的,雨天是泥泞。这是中国乡镇的普遍现象和真实写照。三年前,赖县也不例外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何解决垃圾村老问题经过调查、借鉴、调查和估算,莱安县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,即从花钱到支持人、养育人到花钱购买服务,这就是众所周知的PPP模式。
    
     PPP模式是政府部门通过购买私营企业提供的服务为农村提供服务,政府不需要雇佣人员或投资设施,而是让清洁公司进行投标。
    
     来安县行政局局长郭永福告诉记者,销售清洁服务实际上是一个具有成本效益的帐户:我们已经计算过,包括设施折旧成本、人员工资、运营成本等,以核算每个农村人口的清洁成本,仅限于清洁成本。一年55元,县内人口400000人,乡镇12个,自然村近3000个。每年的清洁费用总计约2200万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四年前,莱县开始加快农村清洁市场的步伐。2012年,该县在岔河镇开展了环境卫生和清洁市场化试点改革,初步成效;2013年,实施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全面清洁卫生。乡镇和美丽村庄;2014,所有行政村的覆盖面。
    
     2015年,全县共有7家清洁公司在12个乡、130个行政村、2927个自然村,实现全覆盖所有自然村,真正开通最后一公里的清洁服务。县、乡两级基金,中标价格为每年2228万4000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去年七月,当清洁公司进入张山乡桃花村时,村民吴旭国从一个农民变成了清洁工人。每天早上六点半后,他穿梭在镇河和南湖两个自然村之间,负责收集垃圾并为139名村民清洁村庄。S.
    
     吴旭国说:可以腐烂的有机垃圾可以堆放在池塘里。不可降解的无机垃圾,如塑料袋,可以拖到村口垃圾集中点,用公司的压缩垃圾车运输,最后运到滁州市垃圾处理厂焚烧。ReBeCe关闭了,没有天空,没有着陆。
    
     为确保垃圾处理工作落到实处,莱安县在每个行政村都设置了环境卫生专家,同时在各乡镇设置了卫生中心,定期派人到村里检查垃圾分类情况。以及清洗公司的分布和工作,如果工作做得不好,必须在月底拍摄照片作为对清洁公司的处罚依据。
    
     当我们与清洁公司签订合同时,我们明确了评估方法。镇卫生局每天对清洁公司进行评估,清洁公司对清洁工人进行评估。赖安县卫生研究所所长徐斌告诉记者,除此以外,好的清洁公司也有激励措施。今年,县级财政共安排1315万元用于农村卫生清洁奖励和补贴,奖励和惩罚贫困人口,激发广大干部做好农村垃圾管理的积极性。
    
     对于农村清洁的发展前景,合肥金亮清洁公司董事长苏成非常乐观。我们负责全县4个乡镇的清洁工作,目前已投资700多万元。目前,公司利润微薄。10%以上,平均月收入1万元以上。虽然利润不高,但我们对未来农村清洁市场的潜力持乐观态度。
    
    

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kmbjie.cn/bjxw/448.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,尊重作者版权,谢谢!!!

相关推荐: